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8.10更新第16章
5.8 修文至第16章

十二

张佳乐站在两拨人的中间,一边是一群,一边是一个。

汗珠贴着他的鬓角顺着脸颊的线条滚落,未曾释放的分身还勃起着被束缚在裤子里,后穴肠道内还留有几分钟前孙哲平手指抽插后火热的触感。他不适地夹了夹腿,在情欲高炽时的被迫打断让他极度不耐烦,这会儿面对两拨彼此虎视眈眈、一触即发的人他更是暴躁得快要喷火。

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提醒自己现在是霸图临时指挥官,不冷静的后果只会让整支部队分崩离析——更何况他本就饱受怀疑。他试着回想一些张新杰——那是一个无论任何时刻都无比冷静的霸图秘书长——的做法来控制这样的场面。即使自己无法像他一样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事实上正好相反,张佳乐本性偏偏是个极度敏感情绪波动严重的人,但此刻作为支撑起这支部队重要角色,他必须学着张新杰的样子试图用平静的口吻向那些冲过来的士兵们解释孙哲平的身份。

可那个人却毫不在意,掰着手指准备大干一架。而另一边也同样不甘示弱,在猜测到张佳乐请来的这位雇佣兵队长的真实身份后,他们愈发肆无忌惮地恶意揣度起来。

张佳乐攥紧了拳头,他的脑子里一会儿不停地蹦出各种各样的主意,却都被他自己以不够冷静、不够成熟为由否定。他越来越心烦意乱,这会儿宁愿同孙哲平一样,痛痛快快地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而不必再纠结来纠结去。

这个位置实在不适合自己。他又一次无力地认清了这个现实。

“姓张的,你站在那儿是打算同这个通缉犯一起吗?”

张佳乐愣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原本站在中间的自己早已被别人划分了位置。他不由苦笑了一声。

“我……”

“嗷呜——”

一声软糯的叫声打断了张佳乐,他低头一看,那只雪白的卷毛小狗不知又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这会儿正咬着他的皮靴眨巴着一双水汪汪明亮的黑眼睛不肯松嘴。他心头一软,弯腰抱起了狗,用修长的手指为小狗顺着毛,低着头瞧也不瞧旁人,“他就是孙哲平,是我请来的人。”

带头的士兵冷笑,“大家都听到了,这是承认了啊!韩指挥官和张秘书长下落不明,你和林副官代职无可厚非,可是你却始终给不了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现如今更是把军团的首要通缉犯给招来了,他跟你什么关系,谁不知道啊!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张佳乐冷冷地瞥了一眼,“佣兵一向只问钱财不问来历。”

“可这人的来历太非同寻常了吧!”

“说到底还是你们不相信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张佳乐抱紧了怀里的狗,小狗似乎感受到了他手臂的力度,在他怀里扬起小脑袋不安地看着他。

“你想怎么做?被拆穿了准备狗急跳墙吗?!”

“你们全到这里来做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上午的操练全都旷了是吗?!”

众人一惊,纷纷转过身去寻觅这个突然从门外横插进来格外强硬却还带着仍未褪去青雉的声音。只见一个少年着一身笔挺的霸图军装,形容一丝不苟地快步走了进来。天气不算热,但他满脑门子的汗,铁着脸径直走到了张佳乐的面前朝他行了一个有力的军礼。

张佳乐微微蹙了蹙眉,少年的突然出现着实令他有些惊讶,他还了对方的军礼,心里有些忐忑,他瞥见林敬言的影子在门边晃悠,他没进来,却对张佳乐远远地点了点头。

宋奇英却转过身,扫视了一圈,他刚满十八岁,脸部的轮廓还尚未完全摆脱青涩,但从小就被磨砺出来的气场却毫不示弱。因为年龄和经验的关系,他只能勉勉强强在部队里领了一个下阶的军士长军衔,可是在整个霸图部队中,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小看这个韩文清亲自教导的接班人。

他并非完全依仗自己在霸图部队中的特殊地位,而是在素以训练严苛著称的霸图部队中,他所有专项成绩均打破了尘封多年的记录,就连当年军团最高司令官叶修曾被问及军团中优秀的后辈时也点名夸奖过这个霸图的未来之星。

“我只能说招募佣兵团并不是张副官一个人做的决定,有会议纪要、有操作流程,符合规定。他并没有在部队里只手遮天,更何况在霸图根本没有人能做到只手遮天。”宋奇英道,“韩指挥官将他从百花请来,就说明他是值得信任的。既然韩指挥官和张秘书长相信他,那我也选择相信他,如果你们觉得把他赶走,有些人就可以蠢蠢欲动不安分甚至开始煽动军心的话……

“等韩指挥官回来,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说完,转过身看了一眼张佳乐。

一直在旁没有说话纯粹围观的孙哲平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着手:“你就是韩文清的那个干儿子?”

张佳乐立刻用手肘推了他一把,孙哲平遂即止了笑,嘴角却还是忍不住微微上扬,“确实不错,有胆识有条理又冷静。”他打了个哈欠,“这两天我算是看明白了,张佳乐呢,在霸图身份有些尴尬,性格有时又不够果断,瞻前顾后,不逼他是不行的……”

“你说谁不行?!”张佳乐瞪着孙哲平立刻反驳道。

“别急宝贝儿,我还没说完呢。”他那口京片子带着儿化音格外明显,朝门外招了招手,“索性这样吧,所有的军务都交给老林好了,他以前也在呼啸干了很多年,业务想必很熟练,至于张佳乐嘛……”

他走过去帮张佳乐把衣襟拢了拢,遮住了那些明显的吻痕,翘着嘴角微微笑道,“就只管负责佣兵队的事好了。”

“胡说八道什么!”张佳乐大怒,“霸图内部的事情,你少插嘴!”

“我这可是为你好,免得一天到晚被手下人怀疑顶撞。”

“滚滚滚!”

年轻的宋奇英看着他们俩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还在暴躁中的张佳乐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紧抿着唇推了一把孙哲平,干脆离这个男人距离八丈远。

孙哲平清了清嗓子,道:“既然这小鬼是霸图未来的接班人,那么就让他来代职吧。刚好也是个锻炼年轻人的机会,我看他刚才挺有气势的,还挺像那回事儿的。”

“这件事我和张副官都提过,但小宋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过我看这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要允许年轻人犯错嘛。”林敬言从门外转了进来,半个身子都倚在了门框上,“就这么定了吧,这事我批了。”

“可是孙哲平他是军团的通缉犯!”底下在沉寂了一番后,突然又有人喊了一句。

林敬言笑了起来:“谁说他是孙哲平的?啊,谁说的?谁能证明他就是孙哲平少将?”

“张佳乐说的……”

林敬言扶额,皱着眉看着张佳乐。

“我……我没说过,你们听错了……”张佳乐眨了眨眼,立刻接道。

“你!你明明说了,我们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带头的士兵跳了起来,指着张佳乐怒吼道。

张佳乐揉着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狗:“我现在说他不是,他就不是,难道在场的人还有比我更熟悉孙哲平的吗?”

“都够了。”还是宋奇英打断了这场毫无意义的辩论,“这件事到此为止。佣兵队的事就交给张副官全权负责,当然,一切责任也由他承担。所有今天跑来这里闹事的人,都不准吃午饭,早上的操练加倍,现在就去操场跑十圈。”

房间终于撤空,孙哲平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看了看还站在那儿的宋奇英,缓缓开口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宋奇英年轻的脸庞上没有流露出多少的情绪,彰显着与之年龄全然不符的老成和稳重:“我想同你单独谈谈。”

“不必。你就这样说吧,我没有什么事是张佳乐不能知道的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张佳乐,淡淡地笑了起来。


十三

地处高纬度的霸图基地房屋坚实样式也极为简单,墙面在日经月累寒风雪砾的打磨下被刻画出了各种光怪陆离的图案,而墙边那些高大的植物则伴着这些单调的建筑在如今烈日高悬下从窗口投下孤寂的狭窄阴影。

宋奇英就站在这一片阴影中。

而这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刻终于到来。

年轻的军士长说:我会通知军团,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原则。

“可以。”孙哲平笑了笑,“你大可告诉叶修,就说老子回来了,叫他来霸图抓我……”

一旁的张佳乐立刻紧张地看着他,孙哲平替他把头发拨到了耳后,顺手捏了捏他柔软的耳垂。

“如果你被捕了,那么张副官当年的包庇窝藏罪也会一并成立,他难逃干系。”

“我不会让他跟我一块儿去坐牢的。”孙哲平笃定地回应着宋奇英时正凝视着张佳乐的眼睛。

“我不会感激你。”张佳乐神情复杂地同他对视,目光沉沉像是阳光落在深井中的水,重复道,“如果你想要把一切都自己全部扛下的话,我不会感激你,如果你去坐牢我也不会等你。”

他不甘心似地又一次重复,像是在警告孙哲平,又像是在警告自己:“我绝对不会等你的,孙哲平。”

“好。”孙哲平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手从他的耳朵滑到了脸颊,轻轻捏了一把,显得格外轻松随意,对于张佳乐所说的没有任何异议。

张佳乐整张脸顿时变得煞白,情绪像是潮水拍上了岸,脸上堆满了又气又恼的表情,刚刚被他揉捏过的耳垂有些微微泛红,他咬了咬唇,声音有些微颤抖:“既然这样,你又到底为什么要回来呢?”

“你真不知道吗?”孙哲平望着他平静地反问道。

一旁的宋奇英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多少有些尴尬,虽然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早有耳闻,却完全没料到两人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丝毫的遮掩与顾忌,坦然到肆无忌惮。霸图素以纪律严明著称,面对孙哲平这个在整个军团里都显得有些另类的前百花少将,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恪守自己的本分,在张新杰的教导下规行矩步,就算所有人都认定了他以后要接替韩文清成为霸图部队指挥官,他自己内心却从来不敢有过这样不安分的想法,而像这样的联系、羁绊乃至情感,更是他从未幻想过的,是当他在心里埋下坚定决心时就决定要全部都抛弃的东西,对于这些,他不需要甚至有些抗拒。

感情与羁绊果然只会让人一次又一次泥足深陷,无法自拔。尽管这样的想法有些偏激,但眼前的耳闻目睹却又一次印证了传闻。

“我只是通知你一下,我已经把你现身在霸图的消息报告给军团,让司令官来定夺。这段期间,就由张副官负责看管你吧。”

“可以。”孙哲平道,“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宋奇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直被张新杰亲自教导的年轻人并没有因为孙哲平毫不客气的话而被激怒,他的视线在孙哲平和张佳乐之间打了一个来回,即使再迟钝也意识到孙哲平刚才的逐客令表明自己在这里并不怎么受欢迎。

他有些尴尬,于是快步走到了门口,手已按到了门把上,最终却又猛地一顿,突然折了回来,在孙哲平疑惑的表情中朝他伸出了手,红着脸说道:“刚才太匆忙了,好像忘记同您握手了。”

孙哲平哑然失笑。

他看了两眼张佳乐,却是欲言又止,正准备转身走,张佳乐突然开口叫住了他:“我打算把临时指挥官的位置也交给老林。”

宋奇英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过来,道:“您不必如此。”

“我最近确实太累了,歇一歇也好的。”张佳乐苦笑了一声,“自己交出来总好过被人拉下来体面些……”

宋奇英一惊,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全身绷紧,下意识地站了一个军姿,开始有些语无伦次:“张、张副官,您、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张佳乐笑了一下,上前搂过他的肩:“别紧张,你看看你,这么容易就被人唬住了。还有还有,我宁愿你叫我前辈,听着还亲切些。加油干!你还年轻,霸图以后可是要交到你手上的。”

“我……”宋奇英皱了皱眉,直到被张佳乐推出了门。他站在外面,张佳乐站在里面,似乎并没有打算同他一起出来的意思,宋奇英看着他,试图想要从他的表情里探寻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可张佳乐却只是微笑。

张佳乐关上门,却面朝着大门,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垂着头沉默不语,久久都没有转过身来。直到后背有热度贴上来,强壮的手臂揽过他的胸口,孙哲平从后面将他整个人都箍在了自己的怀中。张佳乐转了个身,将他抱紧。

孙哲平。

嗯?

孙哲平。

我在。

孙哲平拉开赖在怀里的人,捧起了张佳乐的脸。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便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对方的额头。张佳乐的睫毛很长,眨眼的时候扫到他会有些痒痒的,他耳鬓又细又软的头发全被孙哲平捋到了耳后。

“我没事。”张佳乐的眼睛飞快地眨了两下。

“我知道。”

“我真的没事,我很好,特别极其非常得好。”

“我知道。”孙哲平重复道。

盛大的日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张佳乐站在他的影子里,所有的光线全被他挡在了身后。因为背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张佳乐却能轻而易举地猜测出来。因为此刻他们两个靠得是那样的近,他甚至能从孙哲平漆黑的瞳孔中看到自己脸上还残留着的沮丧难过的表情。

他试着笑了笑。

于是他看到孙哲平眼睛里的那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欢笑,他亦欢笑,他难过,他亦难过。在那里,终究只有一个张佳乐。

若不是这场分离,他们可能只是一对普通的同性恋人,三年不长也不短,够他同孙哲平两个人彼此厌倦两两相忘;或者是一出咿呀婉转的戏从高潮一路唱到低潮,幕间良人退场,彻底曲终人散;也可能是两人相若以沫,熬过那些不痛不痒,感情渐浓,决定携手走过接下来的人生。多了许多种的可能,但终究是有几分普通平淡。可若说多亏了这场分离在两人的这份感情里加上了一抹不平凡的色教它日久弥新绚烂多彩,却又多少有些牵强。张佳乐的名字很欢乐,可他却早已不是那个天真的乐观主义者。他始终认为三年后两人多半会发现心中那点情愫、那腔爱意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时间和距离消磨殆尽,除了朋友间的问候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可这些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他不知同孙哲平再度纠缠在一次是不是正确,毕竟,他们两个都已经不再年轻。

可是,他此刻看着孙哲平那双充满危险却也充满了感情的眼睛,心底平白涌出的窃喜却教他难以否认。

那仿佛是随时都会让他心甘情愿沦陷其中的漩涡。

——我们要不要再试一试?

——试什么?

孙哲平有些困惑。

张佳乐忽然明白,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份感情从未失败过。

他张开嘴,无声的做着口型。他知道,如果是孙哲平,他终究是会看明白的。


十四

张佳乐喘着气用手撑住了孙哲平的胸,他垂下目光看了一眼此刻正老实地躺在那儿的男人的眼睛,发现他的视线一直都未曾离开过自己。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张佳乐故意夹了夹后穴,孙哲平的呼吸立刻变得沉重了起来,眼神也更加深邃。

张佳乐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腰,感觉着他体内巨大的分身正缓缓地抽离他的身体,湿淋淋的肉茎一寸寸蹭过他的肠道,直到龟头卡到他的穴口,他又猛地坐下,阴茎迅速破开肠道猛烈摩擦肠壁直抵身体深处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尖叫,沉溺其中乐此不疲。他的节奏并不快,那种缓慢地抽动对孙哲平而言却是一种折磨。他的表情越来越扭曲,恨不得立刻翻身将张佳乐压在身下,打开他的双腿,对准他磨人的地方一通狠干猛操。可是张佳乐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他更加痴迷舍不得放弃。

他鬼使神差般地伸出两根手指放在了张佳乐的嘴边,对方立刻含了进去,软滑的舌头舔弄着手指,发出“啧啧”的响声,涎液也顺着嘴角慢慢溢出。张佳乐的视线并没有离开他的眼睛,这种时候的对视让孙哲平愈发难以忍受。手指开始在他嘴中胡乱地搅动,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模拟起了性交的姿势,开始来回抽插。

张佳乐“呜呜”地叫了起来,可是身下的摇摆却没有停下,他惯性般地使用着孙哲平的分身,抬起坐下,用他自己最喜欢的节奏。

孙哲平再也按捺不住,猛地抽出印着轻微齿痕的手指,大量的涎液涌出挂满了张佳乐的嘴角,他的唇和孙哲平的手指之间还牵着丝丝银线,覆着一层透明水色的双唇比以往更加红润,看起来柔软鲜艳。孙哲平按着他的脖子,把骑在自己身上的人拉进了怀中,狠狠地咬上了他的嘴。

他们凶狠地接吻,都想把对方拆吃入腹,仿佛谁也不想吃亏似的,试图从对方那里获得更多的东西。而张佳乐比任何时候——甚至是他们当年还好着的时候,都还要更主动,孙哲平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似乎知道这个他变化的答案,可是此刻,他并不愿意深究,只想狠狠地亲吻这个骑在他胯上上下挺摆腰肢,不自觉地就能把他三魂七魄全都勾去的人。

孙哲平的手一路顺着他的背脊骨向下摸到了股沟,直到两个人湿淋淋结合的地方。他忽然笑了一下,寻着接吻时的空隙,道:“这么兴奋?屁股里都是水。”

张佳乐喘了口气,朝他翻了个白眼,又捧住孙哲平的脸和他继续接吻。

他早就硬了的分身被夹在了两个人的中间,蹭着孙哲平的小腹,这样的姿势能让他得到更多的快感。当白浊从马眼口吐出的时候,张佳乐的唇终于同他分离。他的胸膛剧烈得起伏着,他咬了咬唇,密密的睫毛轻轻扇动着,尽管高潮中的后穴还紧紧咬着孙哲平丝毫未见疲软的肉棒,他还是扶着酸软的腰支起了身体,一边撸动着自己的分身,一边把精液全都揩到了孙哲平精壮的小腹上。

发泄完之后的张佳乐表情慢慢变得平静,他心满意足地摸着孙哲平的身体,微微笑了笑,又倒下去想要再同他接吻,这次却被对方躲开,孙哲平捋了捋他的额发,调笑道:“张佳乐,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张佳乐紧抿着嘴不说话,可是却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

“挺好的。”孙哲平不咸不淡地评价道。

他忽然抱住张佳乐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了身下,与此同时,在湿软的小穴里开始激烈地抽插。这种陡然之间强烈的差异变化让毫无准备的张佳乐尖叫了一声,可是他的两条长腿却下意识地牢牢缠住了孙哲平的腰。

在性爱中的孙哲平更像是一头凶猛的野兽,按住他疯狂地索取,像是在宣泄刚才被他慢条斯理勾起的欲火。这种由他主导的疯狂节奏让张佳乐除了彻底放开自己的身体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可是他还是伸出手抱紧了孙哲平,回应了他的热情,在他的脖子和胸口留下火热的吻,将红印落在他麦色的肌肤上。

当孙哲平掐着张佳乐的腰,用饱满的阴囊撞击着他臀部和大腿,分身在他的后穴中飞快地进出,跪趴在那儿的张佳乐两条腿开始明显在打颤时,他们维持这个今天换的第三个姿势已经有将近十来分钟。张佳乐的手勉强还支撑着上半身,身体随着撞击前后摆动,目光却早已放空,此刻只会对着空气低低地呻吟。

粗大的肉茎粗暴地侵犯着他脆弱的部位,撑满淫水泛滥的肠道,抽插的过程中不但有令人脸红的响声,被带出的液体还会沿着他的大腿内侧缓缓流淌下来。穴口因此被迫长时间地扩张着,微微红肿外翻,剧烈的抽送每次都会带出艳红的软肉。孙哲平像是很不满他此时任由自己予取予求的反应,一手掐着他的屁股找准了位置,用硕大的龟头抵住他的敏感点狠狠地碾压了上去。

张佳乐立刻扬起了脸,哀叫了一声,肠壁迅速绞紧,就连大腿根部都开始打颤。孙哲平见状,便全力朝着那敏感点无情地狠狠操干,张佳乐被操弄得眼前发黑,快感几乎要将他彻底吞噬,他这一次再也忍不住,哀求道:“不行了……快、快停下来……呜……”

孙哲平的表情意外有些严肃,像是在做一件不能放松的正经事情,同样濒临高潮的他在张佳乐的后穴内又是一阵激烈的抽插,张佳乐忽然尖叫一声,紧跟着他没有被触碰过的分身就射出了精液。高潮中被操干得通红的小穴紧紧咬住了其中的巨物,肠肉激烈地蠕动着,后穴痉挛地抽搐了起来。

他颤抖着慢慢地向前爬了几步,体内巨大的分身一点点地滑了出来,他试图逃离,可是却在半途中被一只大手抱着腰猛地拉了回来。

“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直插到深处,紧跟着继续用力地操弄通红的小穴,淫液从四周溢出,从他的穴口流淌下来。张佳乐抬起了头,有几秒钟的失神,微微张开嘴,唇瓣有些微的颤动。

“不是说要生孩子吗,你现在逃什么?我会负责的。”孙哲平用手掰过了他的脸,亲昵地舔去他嘴角的涎液。

他抓着张佳乐的腰身,揉捏着他的会阴和阴囊,用比刚才更激烈的速度操干着他,炙热粗大的分身在他已经痉挛的后穴里来回抽插,被如潮般的快感彻底吞没的张佳乐可此时却连匍匐着逃跑都没有力气了,只能尖叫着求饶:“好涨好难受,孙……孙哲平……不要了……”

他摇着头,汗水随着他的头发被甩了出去,一直氤氲着的眼睛也被逼出了眼泪。可是他的求饶却并没有让孙哲平放缓速度,甚至在看到他这幅颤抖失控的模样后更加卖力地操干着他。

张佳乐的腰彻底软了下去,全靠孙哲平搂着他才没有瘫下去。孙哲平在抽插了数十下后,终于也到了巅峰,双手掐着张佳乐被撞得通红的屁股,用力地朝两边掰开,尽可能地将自己送到最深处,在那里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他射了很久,直到张佳乐终于从痉挛中缓过来之后,他才磨磨蹭蹭地拔出了自己的性器。他抱着张佳乐倒在床上,手脚并用地把他圈在了怀里,而张佳乐还处在失神的状态下。

孙哲平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鼻尖、眼睛和额头,然后抵住他的头,与他交换了一个热情缠绵又温柔的事后吻。


十五

张佳乐被折腾得狠了,昏睡过去的时候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他毫无防备地蜷缩在硬邦邦的床上,在空调卖力的呼啦啦声中往孙哲平的怀里躲了躲。他很少有这样放松的时候,也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过另一个人。可是孙哲平却轻手轻脚地将他从自己的怀中拉了出去。

他套上裤衩和背心,开了门,然后便听到了螺旋桨搅动着气流的声音。那是从指挥高塔或者是更南边的地方传来的,隆隆的声响像是一道道连绵不绝的惊雷贯彻在整个基地的上空。庞然大物遮云蔽日,投下的阴影让温度都骤降了三分。

等孙哲平回过神之后,兴欣部队的飞艇早已飞向了更远的地方,而斜靠在走廊墙壁上正抽着烟的男人已经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个来回,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沉默的陌生年轻人,隐匿在阴影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孙哲平注意到了这两个人,却没有过分地惊讶,他不认为张新杰教导出来的宋奇英是一个只会开玩笑的人,所以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对方来得这样得快,而对手更是让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刻戒备了起来。

久候多时的叶修喷了一口烟,干笑道:“我觉得张佳乐一定特别恨你。”

孙哲平手臂的三角肌上有一排清晰的齿痕,他裸露在外的胸膛脖颈上也有浅浅的吻痕,下唇像是被咬破了红得有些触目。

“你听了多久的墙角?”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有没有,我可没那种兴趣,”叶修连忙摆手,他促狭地笑了笑,“就是没想到你们会用这种方式欢迎我。”

“我们可一点儿也不欢迎你。”

“呵呵,这说得多伤感情。我好歹跟你是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

提到这些,孙哲平忍不住沉声问道:“我家老爷子还好吗?”

“既然还惦记着家里,怎么三年都没想到回去看看?”叶修明知故问。

“呵,你好意思说我?”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脸皮真厚啊。”

“谢谢夸奖。”

两人一番你来我往的家常似乎并没有引起那个年轻人的注意,他依然一动不动地守着自己的那片阴影。叶修的烟眼看就要烧到了滤嘴,他终于端正了站姿。白色的军装穿在身上这时才显露出了点应有的军人模样,肩章比孙哲平离开时又多了一颗星,孙哲平动了动嘴唇想要恭喜他高升,却见他十分不讲究地把烟灰全都弹到了霸图走廊干净的地砖上后便悻悻地作罢。叶修终于敛起了疏懒:“你准备就这样同我站到什么时候?”

“我没法请你进屋坐坐。”孙哲平回答得理所当然。

“呵呵,我可以请你上我那儿去坐坐。”

“没兴趣。”

叶修“啧”了一声:“你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难搞?软硬不吃真的很麻烦啊。这样逼我拿出杀手锏有意思吗?好歹咱俩还是穿开裆裤的交情。”

孙哲平冷哼,像是不以为然:“很久没和你切磋过了,择日不如撞日?”

“我可是很爱好和平的。”叶修回答道,“而且我没有带武器。”

他对于孙哲平浑身上下只有一件背心一条裤衩一双拖鞋视而不见,无耻地强调了自己的劣势。但两个人却僵持着,谁也不肯退一步,孙哲平是无路可退,而叶修显然是专程而来。

“况且我知道你的软肋,这样赢你我就变成胜之不武了,说出去可是个话柄,一点也不划算。”

“呵呵,软肋?”孙哲平显然不信他的鬼话,冷笑道,“赢我?你可以试试。”

叶修朝他身后的房间努了努嘴,笑眯眯地说道:“你确定?”

孙哲平盯着他,目光灼灼,冷声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请你去我那儿坐坐……”

“现在你们可以进来坐坐了。”

突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孙哲平的背后响起,但每个字都带着劲蹦出来。只见张佳乐光着脚站在门口,头发很凌乱,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服是他自己的,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看上去有些狼狈。可他从站在那里的那一刻起,整个人便已快速地调整到了战斗的状态。作为军校里优秀的二期毕业生、整个军团最杰出的弹药专家,他看起来并不介意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和对方打一架,尽管他没有枪也没有子弹。

看着叶修暧昧探究的眼神,张佳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我们这儿还有薄荷茶。”

他在气势丝毫不输给任何人,甚至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跟在叶修身后的那个年轻人也意外地转动了一下视线,但张佳乐此刻脸上却流露着悲观的情绪,想必认为叶修不会这样轻易地妥协。

叶修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已是三年没有见过他了。当年看起来活泼明朗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变得稳重了许多,眼眉也愈发深刻,自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可也明显地丢了一些青春特有的天真笑容。

他叹了口气:“那好吧。”

张佳乐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叶修竟然会同意,而那人已经带着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年轻人走近了他。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却听到那人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从自己身边飘过,径直走到沙发前,踢了踢脚边散落着的孙哲平的行李,准备坐下时还十分嫌弃地看着那张很可疑的没有床单的床,“白日宣淫啊,真是堕落啊……”

“我们在沙发上也搞过的。”孙哲平冷淡地说道。

张佳乐的脸腾地红了,在他身后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手臂。孙哲平转过头,朝他翘了翘嘴角淡淡一笑,惹得叶修连连咂嘴。

“我觉得应该把你刚才那表情照下来,太惊悚了,哥心脏有点儿承受不住。”叶修难得操着京片子揶揄着孙哲平。

“呵呵。”

“莫凡,把那东西给这两位妨碍社会发展人类繁衍的人看看。”叶修手一挥,一直跟在他身后毫无存在感的年轻人沉默地走了出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属的盒子递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面前。

“王大眼儿的预言。”叶修直接挑明。

张佳乐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微草的预言师?孙哲平则不屑地表态,自己不信这玩意。

叶修沉默片刻:“原话是:天气越来越热,今年的夏天格外漫长,而有些地方已经干旱了半年。接着河道会开始干涸,冰川融化,大海慢慢蒸发,陆地上的植物陆续死亡、寸草不生,南北极会在不久的将来不复存在。地球上各地火山纷纷喷发,吞没村庄、城市。而真正令人感到畏惧的是,那些沉睡着的远古病毒也会逐渐醒来。”

他的脸上缓缓地褪去了刚才调笑时的轻松肆意,认真地看向了那两个人:“这些就是王杰希所做的预言,而他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沉睡,到现在还没醒来。”

张佳乐表情已变得十分严肃,显然是完全相信了叶修的话开始思考起来,而孙哲平却还是懒懒地回望着他。

“所以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抓我回去?”

叶修眨了眨眼:“我又不知道你在这儿。我原本是来找老韩的,怎么,吓到你啦?”

“呵呵。”孙哲平捏着拳头,发出摩拳擦掌的威胁声,“真想狠狠地揍你一顿。”

叶修笑得讳莫如深:“英雄,放松点儿。”


十六

叶修带来的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满怀戒备,似乎时刻都处于紧张的临战状态。

很难说清楚这到底是莫凡的习惯还是孙哲平给他的威胁感太强烈。总之,他对于进入到这扇门里面感到十分的不安。而张佳乐明显烦躁的情绪更是直接影响到了他,让他的神经像根快崩断了的弦。

就在叶修叫孙哲平放松点儿的同时,他似乎察觉到了叶修朝他投来的淡淡一瞥。虽然并不认为军团的司令会安慰自己——他对手下人的要求格外严苛,但他确实感到了一丝安心。

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带他来,他只知道叶修从来不会做无用的事。

“不介绍一下?”

莫凡听到孙哲平的话抬起头看了他两眼,又望向了叶修。他的长官对他点了点头。

“我叫莫凡。”

“……没了?”张佳乐等了半晌,莫凡只通报了名字便不再开口,于是困惑地问道,“几期毕业的?干的是什么?跟这个老狐狸之前是跟谁的?说真的,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发展?我跟很多军团的指挥官都很熟,可以给你写推荐信。”

叶修曲起手指敲敲桌子:“孙哲平啊,你要不要来兴欣啊?做佣兵没前途啊,连个合法身份也没有,结婚证都不能开呢。”

张佳乐顿时变了脸色,咬着嘴唇盯着叶修。

“不错啊,可以考虑。”孙哲平淡淡地笑了笑。

“咦,张佳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有点害怕啊。”叶修故意逗他。可张佳乐像是真的有些不痛快,站起身直接进了浴室,一句话也不说。

拧开水龙头,带着自然温度的水倾泻而下,不刻意地闻,还能嗅到其中渗透出的阳光的味道。被叶修打断的清理又重新开始,可这一次,他的心里却像是被塞满了东西,堵得难受极了。等他开始感到有些凉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门锁轻轻转动的声音。他没有睁开眼看,他知道那是谁。

接着孙哲平的手从身后探过来,按在他的胸口上,把他箍在了自己的怀里。

他低下头,舔吻着张佳乐的侧脸和耳朵,含着耳垂轻轻吸吮。

“我觉得你去兴欣挺好的。”张佳乐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胸口,突然说道。

孙哲平没有搭腔,一路从他的脸颊吻到脖子,扳过他的脸,亲吻他的双唇。

他们接了一个漫长的吻,一个一点儿也不激烈的极其温和的吻。张佳乐悄悄睁开眼,水珠压着他的睫毛,沉重得只能撑开一条缝。而他就是在这迷离的水色中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孙哲平的脸。

“在想什么?”孙哲平忽然松开了他,一边略显不满地问道,一边在他的脸上啄吻。

“你又在想什么?”

“你啊。”孙哲平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种事。”张佳乐有些气恼,却又无可奈何。他没了心思,拧上了水龙头,推开了孙哲平。

他湿漉漉地坐在马桶盖上,头发没了型,颓废地贴在他的脸颊边,水从他的身体上一直流到了地上,在白色的瓷砖上积了一滩水,光亮照人,映着张佳乐没有表情的脸。

“我刚才真的有点害怕。”他把略长的头发箍到了耳后,“我怕你被带走,然后……”

“然后什么?”

张佳乐摇了摇头,却不愿意再说下去,他抬起头,看着孙哲平,“我始终都不相信你会枪杀难民,可你却从未解释过。”

孙哲平蹲下身,与他平视:“你终于问了?”

“我想知道。”

“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告诉别人。”他伸手帮张佳乐打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当时那群难民里爆发了一种罕见的疫病,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死掉,有些士兵也被感染,整个部队的战力几乎为零。当时战事吃紧,我们处于劣势,如果爆发疫病的消息传出,势必会动摇军心。与此同时,大批人不明原因的死亡已经造成了恐慌,懂了吗?”

“治不了吗?”

孙哲平笑,摇了摇头。

张佳乐垂下了眼,心里反而没有得知真相后的释然:“那你为什么不在法庭上说清楚呢?”

“我和叶修商量过,我觉得不能说。”孙哲平捏了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竟然有些凉,便拉到了自己的脸旁,贴在了脸颊上,“因为战争结束后有感染的士兵在医院接受治疗,尽管防护得很好,但似乎有扩散出来的趋势。如果我说出了真相,动摇的就不止是军心了,整个社会都会乱套,而战争刚刚才平息。”

“所以叶修他什么都知道!”张佳乐突然激动了起来,那张脸涨得通红,手却愈发冰凉。

头顶上的灯闪烁了一下,没有关紧的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地滴水,张佳乐身上的水快干了,只有头发还在往下淌水。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和叶修没有关系。同他商量也是因为他身份的缘故。”一贯不爱解释的孙哲平这时却格外有耐心,这忽然让张佳乐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所以,你是准备接受叶修的邀请吗?”

所以,你是又要走了吗?

张佳乐故作平静地问道。

“你说过你绝对不会等我,这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张佳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扑上去狠狠地在他肩头肉咬了一口,孙哲平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他下了重口,松嘴的时候一圈深深的紫红色牙印沾满了口水。

这压根解不了气。张佳乐坐了回去,气氛一时冷到了极点。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问道:叶修呢?

早走了,他要去见宋奇英和林敬言。孙哲平说。

张佳乐“噢”了一声后,便又无话可说了。

孙哲平捏着他的手一直都没松开,见他低头看着脚边那片水中自己的样子,说道:我帮你洗头吧。

嗯。张佳乐轻轻应了一声。

孙哲平接了根橡胶软管,试了试水温才往张佳乐的头发上淋去。细软的头发缠着他粗糙的手,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在对待什么珍贵的东西。

“刚才叶修问我是不是吃回头草。”孙哲平突然说道。

张佳乐猛地睁开眼睛。

“我就在想,啥叫回头草。”孙哲平用手抚了一把他的眼睛示意他闭上,接着又用手掌捂住他的耳朵,对着他的发鬓冲了一下水,“可是你呢,不但在我的过去、现在,也在我的未来里。所以我觉得不算是得回头才能吃的草。

“你确实不用等我。不必太把我当回事儿,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成了。我也是。水凉吗?”

张佳乐不说话,于是孙哲平便也不说话。

孙哲平关了水,抹了点洗发水,使上了两只手,揉搓着他的头发,小心又谨慎。

张佳乐忽然开口道:“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我真的过得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因为我爱上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有很好很好的爱情。”

揉着头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张佳乐睁开眼,入眼的便是孙哲平的脸,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张佳乐,你知道你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了吗。”

说着,他弯下腰,在张佳乐的唇上深深一吻。

tbc
Thursday, July 03, 2014 11:19:43 AM 【全职高手】双花 PERMALINK COM(0)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评论